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直接看結局───「那年花開月正圓」


直接看了電視劇集「那年花開月正圓」的大結局。

───不是先看了個開頭,再跳看結局,而是一集都未看過,現在一看便看最後一集。

到醫院探病時,見本來不相識的二人閒聊幾句,便有共同話題,說起一套當晚大結局的劇集;我基於有限的娛樂新聞觸覺,以為那是「無線電視」的「逆緣」,卻原來是外購配音的華語劇「那年花開月正圓」。

記得若干時日前有次在家中,黃昏,聽姪兒講到回到他家中時可趕及看到上述劇集,當時有了印象,沒想到忽然原來已經到了第 144 集,結了局。

單看這劇,看到好一些男男女女家族民族之間的矛盾情仇,角色性格亦算立體,可見若是逐少逐少看著人物關係和故事情節發展起來時,有了投入感、親切感,應也可培養到追看習慣的,但節奏方面,可以加快,張力方面亦可再加強。

至於道具的考究和真實感,便是很多華語劇勝過香港劇集的地方了。

2018年5月19日 星期六

配音劇

王晶的「冒險王衛斯理」第二個故事「藍血人」比首個故事「支離人」感覺好得多,我想最主要是因為常常在眼前出現而扭曲了的原著角色,數目較少,令人較容易忍耐。

偶然看到有一幕「藍血人」是現場收錄的原聲,而非配音的,雖然對白仍然有些無聊,但起碼那一幕令我感覺是紮實得多,我可以較容易感受到演員投入的演技,於是想:假若這網劇全部不需要採用配音的話,是否會加分不少?


我個人對於電視劇演員的演技,較電影演員的演技更易認同,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看電影時,眼看著演員嘴巴的張合,以及耳聽到的說話對白,帶著一份疏離感;只要不是現場收音,就算是有關演員做回自己的配音,事後的演繹也難以與早前的表情眉目完全匹對。

觀看來自不同地方的演員合拍的故事,一定需要局部配音的劇集時,總是覺得不大自然。

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

牛油果

牛油果,又名酪梨、鱷梨等。向來少見東方人食用,在西方餐桌上也不是十分常見之物;漸漸地,不論在東方還是西方,它的出現漸多。

跟從介紹,家中多了食用牛油果。進食起來,口味方面,也可習慣,通常會把它伴著另一種水果同吃。但如何選購,現仍是依賴運氣居多。


有時在水果攤購買,有時在超級市場購買,不論何地,我發現他們所賣的,都不是會來自同一產地的同一品牌;憑表皮的青色/紅色程度來判斷生熟,剖開來見到的情況也很參差,這是最大煩惱。

當然憑觸覺可以區分出十分青澀和十分成熟的果子,但類似的觸感下,以為一隻牛油果已夠成熟可吃,但是果核周圍的果肉,根本並不離核,吃來草青,而外圍的一層又爛成糊,刀切處理及進食時,黏手黏腳的,一塌糊塗,令人討厭。

那些食肆長期需要較大量牛油果的,不知是如何揀出優質之選?

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西城秀樹心臟衰竭離世

1955.04.13 ~ 2018.05.16

日本男歌手西城秀樹因心臟衰竭,於昨日日本時間晚上 11 時 53 分於横濱市的醫院離世,終年 63 歲。

絕非把他視作偶像,就連他的歌曲、影視作品,能肯定說出的也甚少,但在那些年,他的名字卻絕對經常聽到;那時候的本地劇集,描寫劇中女角為明星而著迷的情節,也常以他作為對象。這種常在耳邊的名字,是那麼熟悉,就算如何不了解他的真人性情如何,聽到她離世的消息,也覺黯然。

西城先生,一路好走。

2018年5月16日 星期三

童年卡通片

有一套童年時看過的卡通片,僅留下依稀印象,所以一直沒能查到它的正式名稱和任何圖像。這事在多年前,於 Yahoo Blog 中,也已經寫過不止一次 (1, 2)

近月遇上有關方面的達人,把問題拋過去,果然一環扣一環,很快地便得出答案了!───「Bucky and Pepito」,兩位主角的中文名好像便是叫畢基白必圖




童年時看過的卡通片,許多人在腦海中有印象,卻難於查找,因當年播放的卡通片集都比較散亂,有時對某造型或情節記得很清楚,卻總是說不出主角的名字;可能記得的名字只是電視台自行翻譯的,據此想找出原著名稱也很困難。又當年的記錄器材絕不普及,可能各人一看到即大叫熟悉的造型,單靠文字描繪便不明所已,也是難以調查的原因之一。

在外國也有人對童年時伴隨自己長大的卡通片有情節結,努力調查資料。在香港,因只兩家大電視台,所以在網上搜尋資料時,在「卡通」以外輔以「無線」、「TVB」、「ATV」等字眼,有助收窄搜索範圍;搜尋外國在這方面的資源,若配合「Saturday Morning」字眼,得出的結果便精準得出,想來外國和香港一樣,都是把卡通片集中在周未時早上播放,讓小朋友觀看。

最後,經過那麼多年,發覺自己的記憶還是有誤的,那白必圖是戴著連眼睛也遮蓋了的墨西哥帽,卻沒大板牙啊!

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

書之前景


又聽聞二手書店結業的消息,出版界的朋友也常在呼喊生意難做,但同時,書店中看到的新書卻也真不少。

不斷地印製新的書刊,然後賣不出,甚至淪落到二手店去時也不易銷售出去,寫的人叫慘,出版的人叫慘,售賣的人也叫慘,這樣下去,真不是辦法。

我們一代也是對實體書有深厚感情者,不過若實體書的歷史使命應被電子書所替代,我們多不願意,也許亦應接受;只是在整個改變過程中,從前的利益獲得者,如何在新生態環境中得到利益,便要再去發掘。

見到實體書消失,實非所願,但見到實體書從印好直接去到切碎變回循環物料的階段,更叫人難以接受。

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

字幕依賴症

借助電視台的新技術,可以重溫許多舊日節目。不過當時的香港電視節目,都是沒有字幕的,這一點現在已經不大習慣。

有時是因為說話者吐字不清,或是語言短速,所以只聽到一陣聲音,卻捉摸不到所說的是什麼;又或者是故事劇情需要低聲說話,或是呢喃,那種輕語有時根本聽不到。像上述的情況,現今的節目中也有出現,但因有字幕輔助,聽不到的也可看得見,便沒問題;觀眾一旦習慣了這種協助,看某些舊節目時重回昔日的「正常狀態」,便出事了。

香港的電視節目,發音是語體字,打成字幕時卻會變成語體文,有時也可當成一種學習,知道我們的一些常用俗語,想向北方人表達時應怎說。

當然也會在字幕中找到碴的,通常是一些昔日物事或專門術語,打字幕的朋友聽到發音,理所當然地當成同音的別的字,便會打錯,反映著一種代溝。

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民國年計算認錯


由於清朝帝制是在 1911 年被推翻,所以我很長的時間中,都以為民國始於公元 1911 年,而一般報刊上採用的民國年/公元年換算,以「民國年 + 1911 = 公元年」及「公元年 - 1911 = 民國年」計算,我都以為是涉及「植樹理論」的錯誤,皆因很多人忽略了是沒有「民國零年」的,一開始計算,已是由「一」開始的「民國元年」。

但原來錯的是我。

原來民國紀年是由公元 1912 年 1 月 1 日開始計算的,首幾年的對應便是:
民國元年 = 1912 年
民國二年 = 1913 年
民國三年 = 1914 年

所以一開始時所講的那兩條公式,是對的。

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母語


近期香港社會中常在談「母語」,論述時每多涉及國籍、血統等等的考慮,這種用法,和我向來採用的不同。

根據「維基百科」上資料,「母語,或第一語言,為一個人出生以後,最早接觸、學習、並掌握的一種或幾種語言」;又在題目「定義」之下說:「1951 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法國巴黎召開了一個有關母語的會議,並對母語作出了如下定義:『母語是指一個人自幼習得的語言,通常是其思維與交流的自然工具。』」

所謂「第一語言」,存在歧義;「第一」對應英語中「First」或「Primary」,所指便可以大相逕庭。

許多華僑子弟,久居西方國家,甚至是在海外出生、長大,他們思維時及慣常說話中採用的,已是異國語言而非華語。我也認識一些在本地出生及長大的南亞裔朋友,他們土生土長,當中好一些便是把粵語作為母語。

如果硬要把語言和籍貫掛勾,一刀切把香港的「母語」定為廣府話的話,又置潮州話、台山話、客家話等廣東省語言於何地?

2018年5月11日 星期五

社會中的假設


香港有不少投資計劃,都把投資金額的進場門檻定在港幣 800 萬元,這可能是和「證券及期貨條例」中「證券及期貨 ( 專業投資者 ) 規則」有關。

簡而化之,若以個人名義擁有不少於港幣 800 萬元或等值外幣的投資組合,組合可以包括現金、存款、存款證或證券等,便可被視作「專業投資者」;推出投資計劃的機構,應要提醒投資者計劃中的一些風險,但對於「專業投資者」,則可免責不向他們作出有關聲明。

假設了一個人擁有 800 萬港元便即等如擁有足夠豐富的投資經驗及眼光,太也大膽,須知有些人士的資產,可能是經過繼承或博彩得回來的,和他們的投資能力可以亳不相干;有些長者積累數十年後得到一筆儲蓄,也不等於他們有足夠金融知識,判別計劃中的投資風險。當年「迷你債券」的風波中,也不知有多少如此財富多知識少的人士中伏。

近年來多了爭取把長者獲政府津貼的年齡下調的聲音,當中也有著一種假設───年紀大者在過去那麼多年間,對社會作出過不少貢獻。當我們環顧周圍,見現在社會中有些年輕人士也是對社會並無貢獻的,便知道他們一旦成為長者,即被視作有貢獻人士,這個假設,相當粗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