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沒有「八達通」卡的日子

過了幾天沒有「八達通」使用的日子。同事問我為什麼不先購買一張非個人的「八達通」卡,我就是沒有想過。也許,我以為銀行在三兩天之內便會把新卡寄給我,沒想到銀行規模不同效率果然也有些差別。

這幾天購物時總是以紙幣支付,好讓口袋中多些硬幣零錢備用,所以平時放在錢包中的鈔票,好像比平時消失得更快。

乘搭輕便鐵路時入閘便知沒卡可拍,即時醒覺及用自動售賣機買車票,倒也沒出過問題;乘搭巴士時自然而然慣性地排隊等候,車到了,臨登車時才頓悟忘了預備,手忙腳亂地湊合零錢付款的情況,經常發生。

現在麻煩了幾天,銀行的新卡想必也快到了,便又沒什動力去散買「八達通」卡暫用啦。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自己的書自己排

老友來訊,知道國內又有朋友自行印製了一批小說,是由收集得來的舊報刊上連載的小說結集而成,封面的用字及圖畫均來自原著,內文方面則是自行打成電腦文檔再作排版,從相片中所看,十分具備古樸之美,叫人艷羨。

過去在報章、雜誌上連載過的小說和散文,數不盡的作品都是沒有結集出過單行本的,也有不少是曾經過出書,卻又絕版多時,欲找無從。自製是沒辦法中的一個選擇。


早幾年曾下決心把「紅樓夢」完整地看一遍的,當時勉強算是做了,不過感覺上卻並不「完整」,因為我知道除了我所看的版本外,尚有其它版本,有部分內容是截然不同的,故事發展出來的味道有所不同;不能盡嚐,未能完美。

剛談過不久的古龍小說版本當然更是一個顯例。有些作品,據「本色古龍───古龍小說原貌探究」作者所說,市存所有版本都是各有優劣的;那麼「完美主義者」想手持一個無瑕版本,能夠如何呢?

在舊時是沒有辦法,只有等一家出版社推出和他們心中完全符合的新版本。現在我們可以把小說內容輸入電腦,以自己喜歡的字型、字體大小、行距、段距排版;遇有不同版本時,可以自由混合各版本中個人較偏好部分,製成自己心中的最佳版本。最後是否付錢再把電子檔印成實體書都好,在心理上也算圓夢了吧。

這樣做的話,過程不容易,成本卻不太高。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小談「本色古龍───古龍小說原貌探究」


並非每字每句的閱讀───尤其是引文方面,在這情況下,看完了「本色古龍───古龍小說原貌探究」一書。即時想到的是「偉大」二字!

像作者程維鈞如此研究古龍所有小說的版本,絕非容易,一開始時定必千頭萬緒有許多說話想講,單是把腦海中所思所想都化成文字,再設想出一個框架把有關文字系統化的分類列明,讓人閱讀之時覺得整齊,這個梳理、分類的過程,已經是件大難事。

每個故事的初出,都有不同故事,有的經過連載,有的直接出書;書本推出後,又在不同地方由不同出版社推出自己版本,每個版本之間又因為不同原因,修訂過內容。經年累月之後,要把衍生出來的眾多版本排好一個時序源流,想想已覺頭大,何況真的動手?作者偏偏又做到了。

古龍小說結構獨特,故事往往分成不同章節,章節之下又有細分,多至三四層的架構之中的小說正文,又因應場景轉換等緣故,在其間加入分隔符號。這些匠心獨運,在某些出版社或編輯眼中,視為累贅,於是任意修改,令到小說面目全非。當我們沒有作者原稿在手,要利用衍生出的各版本回溯推想一開始時的「原貌」如何,已經是個「不可能的任務」,何況眾所周知,古龍作品中混雜許多別人的參與,他的文字和別人的文字可能在初版之時,已經是有機結合了的,程先生在還原作品本貌時,也想把別人的代筆都挑出來,這樣令到整個研究分析過程,複雜多倍。

看書中程先生描寫如何推演出各作品原貌,猶如閱讀著推理小說,偵探要結合各人的供詞以重組案件之時,又要慎防供詞中有假資訊,稍一大意,漏算了一個環節,整個結論便可能錯誤了。

程先生對古龍所有作品的考究過程,定必艱辛,不過我相信,也能自得其樂。例如在原材料不足的情況下,根據蛛絲馬跡推測某作品的代筆應始自哪一章哪一節哪一段中的哪一行,然後找到資料,證實到那猜測果然命中了,那種驚喜,其樂何如?

「本色古龍」的制作,相識者許德成兄也有協力;我與程先生並不認識,僅有的牽涉,是書中第 382 版提到曾在國內網站留言,提醒在香港早有古龍小說收錄過「銀雕」一文,那留言者便是小弟。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文稿原貌

要考究一本小說的所謂「原貌」,普遍而言,頂多只能以初次發表的版本作開始,不過這個「原貌」,可能也已經過作者以外的人所修改。

這種情況近年應尤甚,因為從前的小說很多是先在報刊上連載,一來每天稿量大,編輯者在時間上要改也改不及許多,二來一些作者筆誤,若是前後矛盾的,前者已刊出,後者急於刊出,要統一也無從;現今小說多是寫完了才推出,編輯可以把任何不合理處先作「理順」。

所以像倪匡所寫的衛斯理故事中的「南極白熊」事件,以及在白素哥哥白奇偉之後,沒來由的跑多一個叫白勇的弟弟來,再版時統一名稱和關係,再笑說「姓白名勇字奇偉有何不可」的情況,現在不會發生。


有在出版社從事編輯工作的朋友,分享過一些作者原稿,有時原稿上寫得較潦草的字便會猜測;有些前後不符的人物關係和地理資料,會作統一;有時文句寫得隨意,害怕讀者看了不明所以的,又會增刪字眼作改善,諸如此類。如此種種修改,改時改後會否通知作者一聲,我不清楚,大概不同編輯遇上不同作者,在不同個案中,會有不同的安排。

我之前協助過的一些書,崗位雖有「編輯」二字,其實主要工作就是校對;初時見高層人士逕改作者原文,而且幅度不小,很感不安,漸漸見多了,亦已接受。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金古有別

正在閱讀「本色古龍───古龍小說原貌探究」。這書內容十足,硬殼精裝,不能隨身攜帶,所以應要多花一些時間。

金庸古龍的武俠小說都是大致上讀齊了;初看後多年間,又都陸續重看過不少遍。金庸的小說名聲較響,文學素質也獲較高評價,不過我重溫時,卻是以古龍小說為主,在比例上高出重看金作許多。


看金庸的小說,因初讀時都會較仔細,加上重溫之時,較大的懸疑例如「天龍八部」中的「帶頭大哥」是誰已心中有數,趣味始終有所削弱;看古龍的小說,卻常覺有新意,好像總有些細節是之前沒讀到的。

我一直以為主要原因是因古龍作品中,多以短句成行,又多二人一來一往的對話,初讀時一目十行地閱讀,已可掌握情節脈絡,所以有些段落或文字都沒上過心,重溫時發現,便覺新意;但現在據「本色古龍」的作者程維鈞考究,可能根本我當年所讀版本,是刪減了部份內容的,致有如此情況。

───當然,可能兩者都是原因。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失卡

都沒機會按任何鈕掣,銀行卡一進自動櫃員機的插口,屏幕即時出現了螺絲批等工具圖案,那張卡就如此被「吃」掉了。


打了熱線電話,銀行員工建議為了保安原因,把那張卡取消,再發新卡。卻原來「花旗銀行」的做法不同「匯豐銀行」,這樣安排的話,連卡號也會不同了的;我考慮過後,同意照辦。幸好沒有什麼分期付款計劃與這卡掛勾。

在電話中辦手續,銀行要核實我身分,員工說發了個驗證碼到我手機,我只好向她解釋,我手上的非智能電話,要開啟短訊閱讀的話,便要先把電話斷線。最後只好另覓它法。

該卡附「八達通」功能,最麻煩。晚上回家時不能拍卡進入大門,幸好管理員認得樣貌獲放行。第二天如常乘搭巴士上班,上了車廂,自然地想拍卡付款時見銀包中該位置空空如也,才猛地醒覺;退出車廂,讓其他乘客先上,尋找了一會見身上沒足夠零錢,於是本來 HK$14.2 的一程,付了張 HK$20 鈔票了事。唉!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幾分鐘看完」系列

在網上有不少「幾分鐘看完」系列,把整套電影或整輯電視劇的故事脈絡都講得清清楚楚。

對於很多故事來說,當中的大懸疑事先透露了,吸引力便會大減。───有些朋友想要看錄影了的足球比賽,當有人告知了那賽事的結果如何,便索性不再觀看了。


但有時有些「劇透」反而會增加故事的魅力,例如「古惑仔」漫畫常會預先刊登了下輯故事的關鍵畫面,當讀者大為震撼時,也會好奇到底故事如何發展,才可以衍生出那樣的情節;那時閱讀的吸引性,不是來自會出現「什麼」(What),而是「為何」(Why) 及「如何」(How) 出現某些東西。

「梁祝」的故事,常有翻拍;故事主要的脈絡和結局,通常都不會變改,否則便根本不是「梁祝」了,掛個虛名來無用。而當我們預早知道必然出現悲慘的結局,則男女主角在過程中愈是甜蜜便愈會叫觀眾擔心。外國電影「死神來了」系列,也是早早披露了會發生何時,但何時、如何發生,便叫觀眾緊張不已。

有些「幾分鐘看完」的短片,還真的吸引到人想找回原劇來看哩。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畢業禮

近月多位朋友及網友都在互聯網上分享了畢業禮的相片。───不是他們的畢業禮,而是他們子女的畢業禮。

一部份主人翁我曾看過他們的童年照片,不經不覺已經成人並已大學畢業,實在叫人感慨時光飛逝。


出席過別人的大學畢業禮,在觀眾席觀看整個過程,不過卻未赴過我自己的畢業禮。

那一屆我校的畢業生,是第一批領取由「浸會大學」而非「浸會學院」頒發的證書,但我因參加了一個國際性的交換生計劃,身在外地,決定不請假回港,畢業證書便由同學代領了。

想來就算當年出席了畢業禮,也應是沒太大興奮的吧,因那只是整個大學階段的一個順理成章的環節。過去的不少事情,包括會考失敗,當時是極大件事,多年後的今天回望,完全沒法感受到那份徬徨哩。

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升降機按鈕

常有如此的懷疑,終於看到一部升降機附有如圖的「預防措施」。───或者應該說,是管理公司有如此的措施,不關升降機這硬件的事。


升降機的一堆按鈕之中,必有一顆警鐘,讓乘客被困於機中時求救之用。但平時人們乘搭升降機,尋常使用時,也不時看到有手快之下按錯了別的層樓按鈕之事,萬一錯手按動了警鐘的話怎算?這樣的事會否經常出現?

像圖中的安排,加塊硬膠片在上,使用之時要先把膠片掀起,多經一道手續,減免錯按的機會,安排甚佳。

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處理交友邀請

在 Facebook 的系統中,現時積聚了近 80 個「交友邀請」。

我自己也發過「交友邀請」給別人,等待別人的批核,當時我發現,若在純粹用系統提出要求外,能有空間夾帶寫少許文字,介紹一下自己,應會更好。不知現在的系統操作是否仍是如此?

有些寄來「交友邀請」者原來是從前 Yahoo Blog 時已認識的老友,現在網名改了,頭像也改了,他們不說,根本不知原來是舊相識。

有些來訊者原來是大名鼎鼎的藝術家,我們求之成為網友也唯恐不及,看名字卻不識泰山。

有些以各國文字網名配以女士頭像的「空殼戶口」,則擺明是漁翁撒網地發訊出來,想要招生意的。


「交友邀請」堆積著,一來是因為沒注意到有來訊;二來是時間不夠;三來,在批准/拒絕之前,也會先作些調查、研究,這要花點兒時間。

不喜歡把人先歸為「友」然後又剔除的感覺,若有疑問,寧可不加。

在「交友邀請」欄中系統會顯示該人和我有多少個「共同朋友」,這可作為線索,猜想此約何來;有時更可看到對方和友人在 Facebook 上的「交談」,得知對方是什麼人。當然,直接到對方的 Facebook 版面去,看他們會貼出怎樣的帖子,及會如何回應別人的留言,也是不能省卻的步驟。觀其行,聽其「言」,對對方的「為人」有少許認知了,才會接受「交友邀請」,所以進度緩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