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舒適食肆

挑選食肆時,食物質素太差,應該不 OK 吧?但也不敢說得那麼肯定。肯定的一點是,若兩家食肆,食物水準相差不遠時,能否坐得舒適,是我選食肆時的一大關鍵。

坐得舒適,是除了周圍環境和店舖陳設等「硬件」因素外,還包括其它「軟件」因素的一種「有機結合」。

也算「硬件」因素之一的,是座椅。對我而言,座椅的高度、硬度相當重要,還有「可靠度」───椅子太矮的話,雙腿屈膝時形成銳角,就座時不適,坐久了要起身也辛苦;若椅子不太承托得起體重,又不想跌個四腳朝天的話,所謂「坐著」,變成「半凌空」,其辛苦可知;至於有靠背的椅子,永遠優於沒靠背的椅子,當然。


我較喜歡在廂座用餐,有位同事則喜歡挑選獨立的桌子。有些座位,本不是廂座,不過二人對坐時,一方坐在長沙發,一方則是獨立的椅子,也有些廂座的感覺。

廂座以外的桌子,是圓形還是矩形,對食肆的整體感覺影響頗大。若可坐同樣人數,人數少的話,我愛坐方桌,若人數多,便是圓桌之上,互相聊天較易,不過當食肆採用圓桌而桌子之間距離不足時,顧客所坐的椅子靠背常碰撞,便很不舒服。

當打算進食完畢後,還賴著和友人聊聊的話,自然不是每家食肆都可以,這除了看食肆的類別外,還要視乎個別店舖的興旺程度,及店家的接受程度,若店家常以言語、行動、眼光催促的話,當然不會叫人談得舒暢。

「人和」也重要,有些食肆主管常喜在顧客面前教訓下屬,大聲責罵,叫人煩厭,根本不想久留,更別說享受了。

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

暴風將至


「天鴿」步步向香港進逼,本來聽說會考慮懸掛三號風球,突然又聞可能會掛上十號風球,叫人意外。

朋友間仍在討論著「會不會掛風球」,其實從氣象圖上所見,這熱帶氣旋幾乎是直趨香港而來,個人認為,根本沒有掛不掛風球的懸念,差別只在最高會掛什麼風球,以及風球懸掛的時間長短,怎麼卻會以為會完全不掛風球的平靜渡過?

悶熱了許多天,現在說會下雨了,一下便下個六七天,若預測準確,天氣真是很極端啊。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統一設計


網友許德成兄把不同的古龍小說封面並排起來,感覺既偉大又漂亮,不過也正正反映了一個常見的問題:同一作者的同一系列小說,出版經年,期間由不同出版社推出,變成在設計上不能統一。

設計的不統一,可能差異到連大小、文字排列方向、揭書方向等都完全兩樣,更別談只是封面、書脊的字型和顏色變化了。

作者可能以為───出版社也可能如此認為───讀者只要看到書中內容便可以了,卻不知當遇上十分喜愛的書,看過以後還想擁有,而購入擁有後,若把全部書擺放在一起,統一設計下那種美感和完滿感,是筆墨難以形容的。

一家出版社把暢銷作品再版時,改動設計,原意雖好,對藏書者來說,卻是個惡夢。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搾盡


Blog 友說讀某作家自傳,提及從前因作品有銷路,出版社常施加壓力,迫逼生產更多的小說。不久前重溫「無線電視」一個節目,訪問林家棟,談及昔日在離開電視台之前,身為一線小生,每天日接夜夜接日的拍攝劇集,苦不堪言的情況,想必類近。

有朋友在保險公司工作,成績不俗,公司的壓力,則在力促那朋友「Build Team」,即是不想他只自己努力找生意,而是希望他招聘下屬,以團隊的方式運作,憑更多的人力資源,取得更高的生意額。那朋友對此方式並無興趣,但在公司力催下終於踏上建立團隊之路,期間要兼顧團隊間的協調事宜,煩惱多了,且又因花了不少時間在管理上,個人的生意額又見下滑,這種「吃力不討好」的狀況經過兩三年,才下定決心,跟公司爭取,退回從前作「Happy Agent」( 快樂中介 ) 的生涯。

在公司的角度,一定希望替自己賺錢的人成功,但矛盾的是,又不想他們太過成功,否則他們努力的雄心便會削弱了。有些公司,在前線銷售人員的薪酬制度上,加了限制,若銷售人員有單生意能取得異常豐厚的佣金,那筆佣金卻不會一次過發放,目的當然是害怕銷售人員「發市當三年」,收到鉅款後,便有一段長時間沒動力再去找新生意了。

作家和出版社,銷售人員和公司,彼此之間,既是合作夥伴,又存在爾虞我詐的猜度,有時行事,甚至會有點兒無所不用其極哩。

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小說作家之才


見到網上有人二手放手這套小說───原名「The Swarm」,中文版「群」是厚厚的兩冊。

這書我沒讀過,據聞故事意念,和倪匡筆下「原振俠故事」中的「海異」類同;而「海異」則只是小小的一冊完故事。

或者從兩個方向來說都可以:倪匡能以一個短短的故事,講清楚一個意念,是利害;「群」的作者能根據一個意念,寫出那麼長的一個故事,也是利害。兩種技巧,都是小說作家應該具備的能力。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租奴?


報紙上有篇文章,題目「十年過去,租奴大增」。

香港的房屋供應問題,其大無比,要詳寫的話,寫上幾百本書都可以,在此不提。只是見到「租奴」二字,不禁笑出來。

過去數年,不少人盡力購置了物業,供款辛苦,被人以「樓奴」譏笑;現在因為什麼原因都好,租房子居住的人,又被冠以「租奴」之名,若真介意別人說話者,實在是左右為難。

一直都認為「兩父子帶著驢子去賣」的寓言故事精妙,常可被引用,這次,又是一例。

購了物業未供完款的是奴,租人物業的又是奴,寄人籬下借住的又是奴,天下奴隸何其多!

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飲品容量


看到網友貼到 Facebook 上的一張「玉泉」牌矮樽裝汽水廣告,才記起有過這種包裝款式。

除了容量較一般的包裝小,樽蓋也是另外的設計,並非傳統有咬齒狀要完全撬起的款式,而是拉揭式的,要勾著拉環把薄蓋扯爛拔走。

飲品包裝只得一種容量選擇的話,會有人因不能一次過飲完,想再封存起來又不能或效果不佳,故索性不買;這是常存的問題,故形成了一個市場空間。

不過情形有些奇怪,例如在超級市場,我們可以看到細小包裝的「維他奶」及鮮奶,卻不見有那種包裝的檸檬茶及菊花茶等。當然,直覺上小朋友胃納小,是小包裝的主要目標顧客之一,但同樣道理下,不少女顧客也應是目標啊,而那批顧客的口味,卻未必會那麼孩子氣。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幼稚領導


美國和北韓,兩個國家,各具實力,連核彈都說能製造出來,泱泱大國,現任的兩位領導人,表現起來,卻都幼稚得很,攻訐對方的說話,好似都不必與任何人商討,信口而出,然後才由自家團隊去盡力自圓其說,任性程度,猶與小孩子,令人氣絕。

偏偏其它各國又不能不理會兩個當事人,因為他們身隔萬里,若對戰起來,飛機、戰艦、導彈往來,都是在別人的地方經過,怎能不理?

有時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看到有些任性的小孩子,大吵大鬧,擾人很甚,而帶同他們的的成人,不論是看來像父母也好,像傭人也好,表現得沒有辦法似的,而旁人又沒有身分、角色可以教訓那些小孩,也是無奈。

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

從迷離傷殘案看市民質素

「疑是擄人後再以釘書機書釘傷殘身體」一案峰迴路轉,主動召開記者會揭露情況者,反而被拘留調查。

有人說「用書釘如此自殘身體」的行為難以置信。誠然,但「被用書釘如此傷殘身體後,把書釘保留那麼長的時間不去拔除,期間更如常生活行動」,就算不是更匪夷所思,不也起碼是同樣的難以置信?


現在的香港市民,涉及政治因素的事件時,常出現「相信的便無論如何都相信,不相信的便無論如何都不相信」情況。這「無論如何」,即是罔顧事情的客觀真相和各樣可能性的相對高低,以自己的感覺或目的為支持一件事情與否的關鍵。這樣的公民質素很低,而當優質的民主制度遇上低質的公民時,情況可以變得極差。

人們常在討論民主制度的好壞。情形可能是:就算民主制度是極好,也許還不適用於香港,因為以香港市民普遍的質素來看,還不配擁有。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地下輕鐵?



據說政府打算把現有的兩條輕鐵路軌,分撥到兩條路上,從而減輕元朗大馬路 ( 青山公路元朗段 ) 的超荷。然後,據說,有人建議不如把輕鐵搬到地底去。

所謂「地下街」、「地下購物街」、「地下城」的概念,頗常被提起,有時,可以造就令地產代理行業的一時興盛。若干年前,尖沙咀碼頭的巴士站遷址及建設「羅馬廣場」,及在銅鑼灣「崇光百貨」前的馬路底建立地下街,引起了不知多少人的無限暇想,帶動舖位升值,產生不少生意,終於,未能成事。

香港本身地小人多,再上現在不少旺區其實開發很早,而不同時代的不同發展商在地下工作,都是自己管自己一套的,形成重重疊疊千絲萬縷許許多多的物料,在地下下糾纏起來;當中可能有不少都是廢置的,但已經極難分辨出來了。

在地底下挖走一公噸泥土,可能當中有 99.99999% 東西都是可棄掉的,但若其中有一樣物事是極關鍵的,被挖走後會引至十分嚴重而且不能挽回的惡果,誰能說得準?誰能擔得起?

「地下城」的意念,大概也只有在由零開始重新發展的地點,才有機會產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