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7日 星期六

Google與佐為

Google的版面,常以不同元素組成那6個字母,在特定日子表達特定的意思。昨天見到採用了圍棋,不明何所指,便把滑鼠標記移到圖上,果然便浮現了訊息:「日本棋聖 本因坊秀策 185歲誕辰」。

2014年6月6日 星期五

遇上「龍華戲院」

早上因工作關係,繞道荃灣,忽然見到一座外貌古樸但並不殘舊的建築物──「龍華戲院」,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2014年6月5日 星期四

氣勢磅礡邊塞詩

昨天談及少時參加班際朗誦比賽,印象中,就只那麼兩趟。我等雖然嗓門大,但信心不足,常常不敢自決發聲,想要等到別人出聲時才跟隨,常常拖累大家弄得聲音不齊,實在不是朗誦之才。


李廣田的「山城下怒吼的江流」外,另一首參賽作品較易找,是岑參的一首邊塞詩「走馬川行奉送出師西征」,原文如下:

  君不見走馬川行雪海邊,平沙莽莽黃入天。
  輪臺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隨風滿地石亂走。
  匈奴草黃馬正肥,金山西見煙塵飛,漢家大將西出師。
  將軍金甲夜不脫,半夜軍行戈相撥。風頭如刀面如割。
  馬毛帶雪汗氣蒸,五花連錢旋作冰,幕中草檄硯水凝。
  虜騎聞之應膽懾,料知短兵不敢接,車師西門佇獻捷。

氣勢十分磅礡的哩!

2014年6月4日 星期三

找不到的李廣田作品

查找網上資料,李廣田生於1906年,卒於1968年,即是這位集詩人、散文家、文學批評家於一身的文人,在我出生之前己經去世了。我又對於純文學並不太感興趣,為何我會認識他呢?因為少時曾參加過一次班際朗誦比賽,我們要演繹的,便是李廣田的「山城下怒吼的江流」。

這首文章,經過許多年之後,已經記不完全,但好一些句子仍是相當「入腦」,我一直想找回它的全文。


從前,若果只是依稀記得一篇文章或一首歌詞的殘章,而不知文章或歌曲的名稱、不知誰是作者或歌者時,想要查出原文,相當困難;有了互聯網之後,把殘缺不全的字句輸入搜索引擎後,以秒計的時間內,往往便能把原文足本找出來了。

──這次卻觸了礁。

「山城下怒吼的江流」至今我還沒能找回原文,不知為何。

2014年6月3日 星期二

門鎖無用

實在太肆無忌憚了!以為自己是大魔術師侯甸尼麼?


2014年6月2日 星期一

記性雜錦

早兩天寫了篇「一個人的集體回憶」,得到老友楊兄傳來訊息,原來他不但記得「鮮事知多少」該書,更說他還記得「有篇講肛門括約肌厲害之處,有篇講『查泰萊夫人的情人』係一本很好的料理農務指南」。書中果然有這兩節,都多少年了,他的記性實在太利害!


不同人有不同的記憶方法,在別人眼中,都很利害,例如有些朋友,每當談及舊事時,便可以告訴你「那是XXXX年的事」,我便覺得驚詫。

又有些朋友強於記憶與數字相關的資訊,電話號碼、機身編號、股票編號及股價、賽馬比賽賠率等等,但凡這種資料,不必筆錄,交託給他們聽一遍,他們便替你記住了。

有些資訊,記得的朋友自己可能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但在我等凡夫俗子看來,還是要說聲佩服。我至今都記不清楚「十二生肖」的順序,有些朋友卻把更不規則的「十二星座」順序及起迄日子都記得清清楚楚,一聽到別人的出生年份或出生日期時,便即可道出那人的生肖或星座,也是要寫個「服」字。

2014年6月1日 星期日

跌倒。落後。反超前

新的一個月開始,分享一段勵志的短片。事情已是2008年發生的了,不過這幾年來,不時都見到有人在網上轉貼,因為個案實在太經典。

──啊!對不起,短片內容如何,題目名稱都已「劇透」了。哈哈!


在互聯網上有不同的版本,今天我選了個有旁述員聲音的,我認為最具味道。此外有些配襯了背景音樂,及畫面上加上了訊息的,題材更言明「This is why you should never give up」、「How determined are you to win your race?」、「What to do after you fall」之類,畫公仔畫出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