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平面轉立體


經典港漫角色製成立體模型,新近的一個例子,捧場客的反應似乎不大正面。

其實莫說是把一個平面形象轉成立體,難以叫所有人滿意,就算同樣是平面的圖畫上,作者有時從不同角度畫成的同一角色,看起來都似不怎順眼。

阿童木那機械化的「頭髮」要在某個角度看去才會自然;髮掩右眼的王小龍,從正右面看時,怎也不覺得夠英氣;小劍仙玉兒額前鬈曲的頭髮,以及劍痴蚩尤那種兩側沖天的「地中海」髮型,萬一濕水後塌下了,我們還認得出他們否?

傳統漫畫設定角色時,本就有許多留白之處,而在立體製作時又必要補上這些「欠缺」,如此一來,自然難以討好遍所有的人了。

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

親身處理

要處理的事情瓣數甚多,可以不親身處理的,已經盡量利用不同的工具了,網上付款、提款機過數、郵寄交收、託人送件、電郵檔案、Whatsapp 圖像,諸如此類;有些事情,雖知道親身處理較佳,但在「處理不到」及「處理不好」之間作一取捨,也就會選擇先把事情辦了再算,否則堆積起來,叫人頭痛若裂。


有些事情,非親身處理不可,而每個星期,通常就只那一天半天可以安排,便會把它們盡量放在同一天中,順道處理,結果是這種可用的「閒日」也早有計劃,再有事要辦的話,計算起來,,起碼也要放在若干星期之後了。

事情可以只自己一人去辦的,尚可彈性地因應情況,移前褪後,要配合別人時間的,便最麻煩。例如飯局,便是「吃餐飯容易,商定出吃飯時間困難」,因而拖拉許久的個案,實在太多。

時間就只那麼多,有些事情知道是「應該做的」,但連睡覺的時間也不夠時,應做也未做的事情,實在太多。

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神奇拼合軟件

在互聯網上看到下面一張圖,驚為天人!


看了很久,初想是以電腦軟件製成的,但再看又覺不像;後來才知道,原來真的如此。

網友分享了以下網址,看到有不少例子,似乎都是以同一軟件拼合而成,兼有兩張原圖的元素的。操作原理如何,想不明白,只知道若是真的,這軟件實在利害!


http://www.ostagram.ru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何時。何地

多位前「亞洲電視」藝人在「無線電視」演出,陸續得到讚賞,令人欣喜。

經過一段時間,各藝人都有一定的進步和變化,不過骨子裡的實力,其實早在「亞洲電視」時期已經存在,只是同樣的表現,在不同地方以不同身分呈現出來,觀賞者的評分卻可以很懸殊,真是無奈。


別說是此時此刻,慣看「無線電視」的觀眾,若看回昔日「亞洲電視」的劇集,可能會驚嘆原來之前錯過的節目也甚有水準,即使同是「無線電視」的劇集,有時在黃金時間首播時,並未能取得佳績,但當在深夜重播時,觀看時的心情不同了,同一時間會拿來作比較的節目不同了,期望的程度不同了,觀眾看時也許亦會驚喜:「原來這套劇也頗好看啊!」

資深的藝人勸勉後輩,盡力做好自己本份,不要太過在意收視率成績,因為其中有很多不由他們左右的因素。事實如此。

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手作功夫

沈西城文,回憶昔日送稿的苦樂。我沒在報館工作過,不過在公關公司工作時,也常要透過不同方式,發送資訊,這也算是「送稿」的一種吧。

那時發新聞稿 (Press Release),主要還是利用郵遞,信件要打印、摺疊,是最基本;信封地址當然不會逐封手寫,會先印在標籤貼紙上,再貼到信封面;郵票方面,因常不到郵局指定數量,不能用他們的蓋印服務,要手動貼上,如何貼得快,又是一門手藝。有些新聞稿夾帶相片,更花功夫,相片要計好數量沖印,然後又要預備文字介紹,打好、印好、貼好在相對的相片背後,以供傳媒採用。

───這些手作功夫,加起來,甚花時間,所以有時量大時,由客戶出資,外判找「小童群益會」代辦 lettershopping。

還要替寫戶剪報,若在報刊上有關於客戶或他們旗下品牌的報導,便要剪存下來,尤其是在推廣活動之後,有幸得到不少覆蓋率時,更不能錯過;有關剪報,有時待日後用作宣傳之用。群多報刊,要及時發現到有關報導,也不容易,有時走了眼,過了一天報紙買不到,便要向報館補購;就算在當日發現,到報攤去買,很多時也不能在一家報攤買足的,又要到處去尋找購買。

有些資訊,純文字為主,可以大量發放,又沒有電郵,傳真是一種方便工具,不過總不能找個人站在傳真機旁,不停放紙、按號、等完成、再放紙、再按號的,所以便利用 WinFax 軟件。每天下班後,啟動電腦不斷傳出資料,有時聽到錯誤傳到電話號碼而非傳真號碼處,有人接聽的聽音,打擾到別人,真是不好意思。

垃圾電郵多,雖也煩人,總在收件人來說,算是「零成本」的,所以投訴較少;宣傳的傳真,始終會花費收件人的 Fax 紙,所以常收到電話叫我們不會再傳過去的。這類問題,現在也鮮聞了。

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

手機天下



不少平時使用的網頁都改了版,而且改的趨勢都相類似:設計簡約了,字型大了,圖案化程度高了。

簡單而言,就是更適合在手機畫面上瀏覽。

之前根本不可以用手機上網,自然不會有「桌面版」( 電腦桌面 ) 和「手機版」的分別;後來有了這兩種版本,制式上、設計上,都要獨立處理,有時甚至連內容的更新,也是要另外進行的。現在看來,贏家似是「手機版」,「桌面版」也手機版化後,以後又可以一個版本走天涯了。

現在流行用手機看漫畫,大大幅畫、少少文字的版本,看完了向下推到下一幅繼續看,這種格式,稱為「條漫」。每格畫面向下接續,像昔日那些電報機吐出來的紙帶般,連綿不絕,所以單位是「條」,不是「本」。

冷靜地想一想,在許冠文以「一版多格」方式繪畫「財叔」之前,那些一版一圖的「公仔書」,不就是類似的畫面佈局?現在一個循環,走了回頭路。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廣東俗語

昨天網誌寫「死線」( Deadline ) ,網友說:「即是『臨急抱佛腳』。」真是一言中的。

廣東話的俗語,並不單是「抵死」兩個字來形容,有很多時候,所能帶出的意思,是任何其它方言都不能取代的,極有意思。

從古到今,香港都是一個「變化之城」,來自五湖四海三教九流之輩在這小地方匯集,偏偏又有交流,你的我的他的文雅用字粗鄙俗話挪移借用,用得自然,久而久之,都沒人記得每一俗語的出處,不斷去猜,但極難猜到。───又或是碰巧猜中了,也因沒人能夠肯定,中了也不知。


有些用詞,來自外語,直接搬用,還容易猜一些;有些原來是以廣東話音韻模擬外國發音記錄下來的,例如「愛皮西」即「ABC」,便可以叫人猜破頭腦。有些俗語,由知情者道出原來初時只是小圈子中的暗號,後來流傳了出外又被採用,圈外人能道出那些用語的真正出處,難矣。

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死線定律


又近七月,又有參與製作的書要趕在七月的「死線」( Deadline ) 出版。總是如此「定律」:在早陣子時間較充裕時,工作節奏慢條斯理的,連大方向的決定也在猶豫;之後愈來愈接近「死線」,製作方向明確了,工作卻推在一起,再趕也快不起來。

之前聽過有朋友談「雙周刊」的製作,也是「一個星期閒死,一個星期忙死」。

人皆如此?

2017年5月14日 星期日

港版金劇


「無線電視」又再有新版本的「射雕英雄傳」播出,在他們的官方刊物中,有個小小的專輯,回顧過去在各版本中,誰人飾演多位主角,資訊性及趣味性兼備。

金庸筆下傳世的 15 篇小說,常被改編成電視劇和電影的,絕不平均,「射雕英雄傳」被改編的次數甚多;從前每十年八年會有新版本出現,現在好像每三兩年又聽聞新版來了。別說我們這些年紀稍大者,就算是對年青人來說,這小說的情節脈絡也是絕不陌生的吧。

外國書本,當中國內地和台灣都有各自的中譯本出現時,香港便只進口有關版本,現在已經鮮見本地特地製作、推出的「香港版翻譯本」了;類似情況,當中國內地和台灣都有各自版本的金庸小說改編影視作品出現時,便不再有港版的出現。

感覺上並不健康,但又無可奈何。否則中港台澳各地齊齊動手,便可能每一年半年,便又見到有新的「射雕英雄傳」推出了。

2017年5月13日 星期六

永遠測試中?


香港舊日有所謂「臨時房屋」、「臨時房屋區」、「安置區」,現在已由「中轉房屋」取代了。這種公共房屋,是用來安置「受清拆、火災或其它天災影響急需安置但又未能即時符合入住公共屋邨者」的居所,名雖「臨時」,但對不少朋友來說,「臨時棲身」的時間其實甚長,就算不是「永久」,感覺上也是「半永久」了。

今天在等候巴士時,看到顯示預測巴士到站時間的系統上,仍然貼住「系統測試中」的字眼,因而有感。

從前很多時不選擇乘搭巴士,是因為不知還要等待多久才有車到,便寧可選搭時間上較容易掌握的交通工具;有關系統的推出,絕對是百利而無一害。不過系統推出至今,已有不知時日了,早已進入「正式運作」的階段,而仍掛著「測試中」的內字,以期在「萬一」出事之時,可以卸除責任,則未免太過審慎。就算是正式運作時,也可以標明所有顯示的資料都是「只作參考」吧?

2017年5月12日 星期五

處處狂人處處癡


吳貴龍先生,我們並不相識,不過他應是我網友的朋友,或至少是我網友的網友的朋友。他的作品「亦狂亦俠亦溫文——金庸的光影片段」已經面世,香港「中華書局」出版,定價 HK$ 238,約 320 頁。

從朋友的 Facebook 分享中,早知這本書的存在,也知道它的內容十分豐富,但直至在書店中看到,才知道這巨著果然夠巨,拿在手中,重量十足。莫說要作資料搜集、整理分析、撰寫文字、排版設計,就算是要我打夠字數排滿內頁,再在出版之前進行兩至三次校對,都已夠要命,何況像各位狂迷般認真又仔細地編寫?

吳兄這本書是公開發售的,此外也見過些自資印刷後,只供小圈子同好分享,即是明擺著為興趣而作,非為賺錢。兩種取向,我較支持哪種?若我不能成為小圈子中的一員,自然是寧可見到它們有價而沽吧,無論賣得多貴,起碼也是「用錢便可以解決的問題」,否則,難道問人借來,掃描了再特地印製一本自藏?

近年來,小量印刷普及了,同道中人透過 Facebook 又更容易尋得聯繫及溝通,「眾籌」、「團購」的成功機會大增,只待有心人。幸運的是,有心人倒也不少哩。

2017年5月11日 星期四

梁嘉琪的「今日 VIP」

人、事、物都一樣,若有個「花名」,便較容易令人記得。「無線電視」有個女藝人梁嘉琪,本來「家/嘉」字配對的名字,相當普遍,人多起來,也不好分辨誰打誰,不過因為有個節目中,她的拍檔用她名字諧音,改了個「涼瓜皮」的叫法,便幫我記得她的姓名。

她好像是在其它傳媒跳糟至「無線」的,不過我第一次看她主持的節目,便是在「無線」,那個飲食節目中她和拍檔唱和得很好看,給我印象甚深;之後的包括由鄭丹瑞領頭的談健康節目,和長壽的「學是學非」。

梁小姐一直演出得夠放且夠自然,不過多數是嘁嘁喳喳的角色,和其他女藝人一起,吵得叫人抓狂,所以一直知道她的存在,也一直知道她的表現不錯,但又不會怎樣特別捧她的場,專為了看她主持的節目。

比較近期,梁小姐加入了「今日 VIP」中成為常駐主持,令我改觀。


從「學是學非」到「今日 VIP」,一動一靜,對比之大,一開始時,令我懷疑節目監製是否選錯了人;有次經過電視機看到她所主持的集數,隔著玻璃沒聽到聲音,而這節目又是沒有配上字幕的,只看見她和嘉賓一起哄笑著,以為她硬把報導娛樂八卦新聞的招數套到人物訪談上,更有這種想法。───直至近日真正看了一集,看她訪問了位摺紙藝術家,真正看得舒服,才知道自己錯得很。

「隔行如隔山」,即使是資深訪談節目的主持人,做了很好的資料搜集作準備,很常見到也是一般的套路:如何入行?有何艱辛?如何掙扎?有何感想?將來如何打算?可以套用在不同行業的不同嘉賓身上。但在我看的那一集「今日 VIP」中,卻從中認識到了很多關於「摺紙」本身的知識和技巧!

之前看過好一些漫畫界從業員上這節目,由其他主持訪問,不是問得不好,但總覺得不能讓圈外人對漫畫行業加深到多少了解。不知若改由梁小姐作主持,會否問出一些不同面貌來?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惜食肆


創業難,常聽說新的公司成立後經過兩三年,仍然存活下來的只佔百分之幾;經營食肆也難,雖然眼見很多舖位都是「一雞死,一雞鳴」,但是營運中的,常大吐苦水。同時兼有兩者,新開的食肆,能經營至可以續租的狀況,在今時今日,已經不容易。

別區且不論,單只在元朗區,見到有些食肆,可以捱出頭來,前景不俗時,店主搬個新地方經營,或留在原地不過卻無端改變經營模式,反而令本來不錯的生意變差了,深感可惜。

個別例子今天不打算詳談了。

現在當有商舖關張,人們即時反應便是「業主加租所致」,其實也要檢討該店本身產品和服務質素如何,是否屬於「活該」之流。有些商舖,本是「不該」有如此下場的,卻是管理階層作了錯誤的決定,一念之差,生意轉逆了而難以回頭,更令人感嘆。

2017年5月9日 星期二

食肆遷移


看電視節目,介紹新加坡食肆,不少都說已在那個位置經營了多少十年、傳至第幾代等等。現在在香港的食肆,就算已有那麼長的歷史,還有多少家是仍在原址?

整理手上的一些元朗街舖資料,發現不知不覺間,原來以為變化不大的地方,已經面目全非;有些商舖看著仍在,所以不以為意,原來之前是在另一個位置,搬到現時地方也不過是近一兩年間的事。

有時有些商舖是只從原有地址搬到隔籬位置的,這種情況,最易令人產生錯覺,以為那店數十年來都沒移動過哩。

2017年5月8日 星期一

助傳資訊

朋友經過互聯網及手機通訊程式,所分享的資訊,每天甚多。

有些資訊,以「積功德」之類的理由作鼓勵,又強調幫手轉貼並不怎麼花時間。這些無疑都是正面的支持理由,不過若因如此,便不問情由地把資訊再分享出去,收的人被弄得眼花瞭亂,因而在海量的內容下錯過了他們真正所需的有用資料,那又如何?

現今世代,人人都是編輯和記者,通常的做法是一股腦兒把資訊先拋出去,再由接收者決定何者應用及如何用,而先作過濾再作推介的做法,好像減少了許多。

我仍是守著舊的一套去做,應是很不合時宜吧。

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香港的電話

韋基舜寫香港掌故的書,提及昔日申請電話的困難;想起在很多以舊時香港作背景的電影、電視劇中,電話卻是多麼的普遍。

無論以什麼形式寫的故事,年輕一代描述他們沒經歷過的年代物事時,常令人有淺薄的感覺,因為只要沒有目睹、親歷過的事情,有很多細節都是想像力再強的人也不會想到的。

───尤其是電訊科技幾乎是發展得最一日千里的一環。


故事所講的當年,某種無線技術已經出現了、普及了沒有?是否劇中人能支付得起?即使只是談固網電話,那時的電話機普及情況如何?是如何操作?電話號碼是幾個個數字?虛構的故事,由無數「假話」堆砌而成,凡是假話多時,便容易出錯,所以小瑕疵總難全免,而在熟知就裡的人所見,便覺得十分礙眼了。

記得有個日本推理故事,是因為在香港島及九龍半島的兩個所在,相同的一個電話號碼而引起的;幾十年後才出生的年輕創作人,單看資料,未必會想到竟然會有相同電話號碼這回事。

2017年5月6日 星期六

旅遊點。點旅遊

和親友閒聊之中,談及旅遊。中距離旅行,通常不出「東南亞」的範圍;通常聽到提及的,包括日本和韓國兩大熱點。

對我來說,韓國和美國一樣,可能到訪後會發覺十分好玩,但在印象之中,又想不到有什麼很能勾起我興趣來的元素;若起初都不會開始嘗試,便根本談不上以後會否享受了。


有朋友差不多每次旅遊都是到泰國去,陽光、海灘,務求放鬆心情休息,不作它求;我去旅遊時也想放鬆,不過又不喜歡只留在一個地方純粹休息,所以便會期望旅遊點有些可以遊逛的景點。───當然,不必明言,是可以看到和在香港看到不相同東西的景點吧。

香港地方不夠大,高樓大廈建築或者不如歐美大城市般優質,但性質相同,都是高樓大廈,那我離開香港,即使看到更優質的高樓大廈,又如何?旅遊目的地假如有些小區、舊街、老店可逛,當然吸引得多了。

在目的地中遊玩,根據經驗,能採取愈接近當地人日常生活的模式,樂趣會愈大。到過法國巴黎三次,一次是坐旅遊巴士跟團巡逛各大著名景點,另兩次和朋友去玩;和朋友旅行的兩次,先是自駕遊,後是購買「全日通」坐地下鐵周圍去摸索。三次行程,是一次比一次好玩。

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忽爾立夏


原來是日「立夏」。

香港是個四季並不分明的地方,令人印象深刻的,主要就是夏、冬兩季,而在比例上,又是夏季大於冬季,所以這樣一來,差不多可以說 2017 年餘下的,都會是炎熱的日子居多。

現在香港的天氣,即使大致可測,但全日情況又不平均,例如早幾天陽光普照的日子,同時卻又有強風;稍後兩天日照及溫度都低了些,偏偏又在快要下雨之時,悶熱得很。

家人見我出入時放到背囊的東西,奇怪為何在天熱時還要帶同頸巾,卻不知正是這等日子,公共交通工具的冷氣才強勁得不正常。之後,就在那天,在輕鐵車廂內,我便幾乎要把那頸巾找出來使用了。

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我的書房」

二手書店,名「我的書房」,位處九龍荔枝角道 79 號地下及閣樓,離「始創中心」不遠。

看來像是又一家靠人「大力捐書」後把書本低價出售以求生存的書店,地方不小,藏書亦多,而且在那裡巡逛,很有尋寶的味道。───不是說找到十分珍罕值錢的書,這機會恐怕也很低,不過找到別人不需要而自己恰好想要的書,機會還是有的。

這書店的書架間通道,也不算十分狹窄,不過周遭實在太多擺放得危如纍卵的書本,行動之時便要十分小心;而顧客間互相讓道,更是常見的事情。

喜愛閱讀的朋友,這書店起碼應到訪一次,看看是否適合自己的購書習慣。

 

 

 

2017年5月3日 星期三

達哥的 Compass Visa 廣告

Compass Visa 廣告,宣傳語句說:「花錢是一門藝術。」付錢拍這廣告也是閒人不易理解的「藝術」。

大家可以聽聽主角爆機達的歌聲,自行定奪。


當年蕭正楠的一個「金龍船」的「雪雪凍」廣告,也是類似的莫測高深。───不是不明白廣告想表達什麼,而是不明白為何意念會過得到眾多創作人員的關口,得以落實出街。

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取件


在元朗多個地方都見到有些像儲物櫃的東西,後來在網上看到資料,原來是讓人自助取件的。那麼大家知道有包裹將送到,便不必特地在某個時段呆在某個地點等人送件了。

除了收取包裹及郵件,還有等工人送傢具上面連同安裝,或等電訊公司師傅到家中連接線路、設定機器等,等叫人煩惱。本來一開始時約定的已經不是一個「時間」,而是一個「時段」,例如「上午 10 時到下午 1 時」之類;而無論前線銷售人員和後勤客戶服務人員之前如何答允,「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從」,真正到現場的人失去聯絡、說要遲到、乾脆失約等等,所有其他人都沒辦法。

有了自助取件平台,可在自己最方便的時間處理,不必求人,不必受氣,是個德政。

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元朗舖市

經過多年的歷練,元朗的商舖物業市場終於正式引起市區投資者的注意;舖位成交消息不斷傳出,價格屢創新高。

看市區投資者如何分析不同的個案,他們以「抽離」的身分主要根據物業硬件和市道判斷,看一個舖位是否值得投資,甚至給每個個案評分時,我們作為本區居民,有時覺得十分有趣。

有些街道,位置極好,但因為配套設施及居民習慣等,偏偏人流就是不如旁邊的另一街道;有些舖位連租約成交,租金回報率不錯,但居民知道該位置經過很多租客都未能成功,才碰上現時的租客可生存下來,萬一這租客遷出,可能舖位便要空置一些時間了。這些因素,區外投資者未必會考慮。


試過有次路過尖沙咀「美麗華酒店」門前,地產代理游說進內看示範單位,一味只提及呎價,認為單憑這點有意買樓者已經應該看看了,半點兒沒講到物業其實是在元朗的住宅。早幾年元朗再有分間出售的新商場落成,以舖市市道、入場費門檻、保證租金回報等去推銷,迅速售罄,現在在不少人眼中,是又一個「死場」;有時區外投資者,認為商場位置好的話便生意無憂,但,具備如此條件而又淪為「死場」的,別區又何止一個兩個?反而元朗居民當日對那新商場持保留態度的,也並不少。

不過市場資金充盈,愈多看不通的投資者,愈容易接受別人眼中的「超高價」,所以以事論事,元朗舖位價格會再向上創新高,也不是奇事。

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屏風

當然,只要角度選得對,一定可以拍攝到一張會有點縫隙的,以下這張相片,不無刻意造就的成份。就算是為了配合感覺而製作的插圖吧。

某天,因工作,到天水圍;在某輕鐵站,走出車廂,抬頭便看到如此陣勢。果然十分屏風!


2017年4月29日 星期六

大競猜

漫畫普及,在不同地方都可見到。基本上,任何形式的漫畫,我都表支持;畫得不是太離譜的,我最多不作好評,而通常不會給負面評語。

但「無線電視」的節目「兄弟幫」中採用的一幅漫畫,卻令我耿耿於懷。

明顯地,漫畫就是幾位主持人的卡通化造型,不過除了阿 Bob 的光頭形象不會搞錯外,其它的幾人誰是誰呢?看起來,好像你說是誰都有幾分像。

而且不只是像現在的一班主持,就算你說原來那是幅舊漫畫,原來畫的不是現在的班底,是包括已離開的主持人,也都適用,因為情況相同:好像你說是誰都有幾分像。

2017年4月28日 星期五

設計與出品


機緣巧合下,幾天之內,在同一家餐廳於不同地區的分店,以同一個下午茶餐作午膳,但兩頓份量不同,水準也相去頗遠。───份量大的那碟味道還更好一點。

菜單是一樣的,食品設計也一樣,但中央管理原先的構想,落到不同執行者手上會有不同效果,有時,絕好的點子甚至會給全毁了。

在整個服務流程中,人力佔的比例愈高,變數便愈大。如「麥當勞」般可以在全球維持那麼高一致性的出品,慣看了以為應份,其實極難。

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

中伏?

得朋友通知,可能不少朋友也收到我的 Yahoo 電郵信箱寄出的一封信;信內附上一條超連結,若按入去,似乎會開啟一個 PHP 格式的檔案。這絕對不是我所發出的!

請各位收到這種電郵的話,絕對不要進入任何連結,及最好把該電郵刪掉!


現在的工作,公司沒有專屬電郵,同事都是用回自己的私人郵箱辦事,所以日常使用的電子郵件信箱不至於太多,加上這兩年朋友間使用 Whatsapp 的時候更多,日常收發的電子郵件數目大減,但不法之徒使用電郵意圖詐騙,仍很普遍。

我現在多使用 Yahoo 及 Gmail 的線上郵箱,主要便是依賴他們大公司的防毒設定,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始終不能完全免除危機。

唯有大家都小心了。

關於那封可疑電郵,若對大家造成任何不便,謹此致歉!

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

免費戶口

在互聯網上有不少好用的資源,而且是免費的。不過「免費」也有不同的安排方法,一是把東西放在網上,讓人隨意任用;有些情況,同樣讓人隨意使用,但在一定時間內限定用量;還有一種,先要用家開立一個「免費戶口」,再登入該戶口使用。

可能要求登記「免費戶口」的工具更好用,而且開立戶口後也沒有什麼後遺症,但聽聞過的騙案太多,一開始便讓人猶豫了;而且方法也繁瑣。

例如工作上常要把 PDF 檔案進行加工,或是需要把兩檔合併,或是需要刪除某些頁數,或是需要把內容次序調動、統一版面方向等等,這些情況,在網上都有免費平台可供上載有關檔案,處理後再把完成檔下載;但若遇上要我先開戶口的,我便立即卻步。市面上又不是沒有其它類似工具,為何要受制於人?


近日「無線電視」把本來的「MyTV」網站併入「MyTV Super」,每次使用又要登入,再點選「免費區」,然後到特定分類去找自己想看的影片作重溫,很是費時;再加上可供免費重溫的集數太少,基本上就只保留了一周的內容。「肥媽」的烹飪節目,我從前幾次都是有時間便追回過去幾集觀看,然後再逐日追捧當天的內容,現在新的一輯都做了一段時間,我見既不能看回開頭的那些,索性便先放下來了,所以至今,一集都沒有看過。

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

癌症新聞

與相識者在鐵路站交收書本,知對方父親正住院,故問候,原來世伯驗出患上第四期肺癌。

傾談之後,有幾點特別想在此作分享。


第一,病人約一年前也進行過身體檢查,判斷無恙,原來肺癌發作起來,可以如此突然。

第二,病人數個月前不適,曾看過私家醫生,都只以一般病患看待,直至在政府醫院門診後,按建議於私家醫院進行檢驗,才在短時間內取得報告確診肺癌,原來即使肺部有嚴重傷患,也不一定會出現咳嗽等情況。

第三,我以為癌細胞出現於肺部便是肺癌,出現於胃部便是胃癌,醫院會有對應的治療方法,但據病人兒子轉述,因醫院至今還未能「黏」出有關癌細胞,不能確定癌細胞的性質,故也不能決定應以什麼藥物來治理,所以病發至今逾半個月,都無給予對應的藥物。

這些,在我的基礎癌病知識來說,皆是新聞,也藉此與各 Blog 友分享。

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記憶中的味道

「大良泗記」在元朗大棠路熟食市場 (「冬菇亭」) 營業多年,現在於建業街設了店;店名「泗記」,倒不知是原裝班底經營抑或是分拆出來的業務。

暫在新店幫趁過一次最招牌的肉片飯,覺得水準和舊店差別不大,不過若少下些豉油應會更佳。

一向認為原盅蒸飯是最好的處理方法,而且餸菜和白飯也應是一起蒸煮的,偏偏「大良泗記」的肉片飯是個例外,肉片是分開處理後,客人下單時才加到飯上的,我卻又接受得到。


這次幫趁新店是堂食,但是東西一上桌,立即傳來一陣香氣,就是從前外賣蒸飯回家時,打開包裝紙袋和防油紙後所傳出的味道,彷彿勾起了點點回憶。

記得有人說過,過去曾嗅過的味道,是永遠不會忘記的?從這次經驗,看來又似有些道理。

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十分鐘

相當依賴手提電話的鬧鐘功能,每天頻密地使用著。

調校好時間,提示聲音準時響起,你可分別按動兩個鈕掣,確定那次響鬧已經完成,或讓系統過若干時間後再作提示。

一向使用的手機,這「若干時間」都是預設了是十分鐘;現在使用的款式,手機卻容許把它設成不同的時間跨度。不過思前想後,還是沿用十分鐘這設定。


每天預計行程,起床、服藥、致電某人、出門赴某約會等等,讓系統提醒,但始終預計就是預計,不能絕對精準,臨時要有多少鬆動,把動作延後一點,但仍要系統提示時,十分鐘的空間,剛剛好。就以起床為例,預計是哪個鐘數,臨時太累,想賴床一會,多睡十分鐘,多數不會誤事───起碼不會誤事太多。

常見的問題則是,當想按掣讓響鬧延續時,卻錯按把它停止了。這情況,不時出現。

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

不來電


又是下雨天。

一直誠惶誠恐,而且在留意世界各地有否有關的新聞報導,但的確沒什發現,所以更覺古怪。───小時候見書本中教導,在雨中不要手持金屬物品站在露天場所,否則容易招惹閃電;現在差不多人手一部無線電話,而且不單攜帶,更常常有人在大雨滂沱之下使用,但路人因此而被閃電擊中的事,卻罕有聽聞。

是有看過一些文章,說有人即使在家中使用固網電話時,有閃電打中外面的電纜,電流也沿路傳入屋內,直擊該使用者,但這些只是小道消息,並不是正統新聞,難分真偽。───而且就算是真的,數目也太小太小了。

到底在雨中露天使用手提電話,是否高危動作?抑或原來科學家和手機製造商,早就替我們解決了有關的問題?

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整頓與迷失


已經是幾年前的活動了,那時因為「衛斯理 50 周年」紀念展覽,找了一些物品借出作展品,活動完結後所有東西都已拿回,但因家中地方太小,本來擺放那些東西的空位已被雜物擋住,只好把拿回的展品先在別處擱下來,然後,不知不覺間,已經幾年。

剛過去的幾天公眾假期,抽了一天把東西略為整頓一下,主要成績是列出了一些重複之物,可以轉售給同好;再者,便是知道有哪些東西不見了。

由於活動完結當天,確定是把借出物都收回,而東西又直接放回了家中,所以一定不會是遺失了,但即使知道它們「就在此屋中」,仍是「雲深不知處」,不知何時才會看到它們再現影蹤。

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

乾拌不乾

麵食有兩大分類,一是湯麵,一是乾拌。

乾拌麵也有不同處理方式,我從小看的做法是把麵放到碗中後,再在上面淋上作料及餸菜,進食者自行拌勻居多;從電視節目中看到,新加坡等南洋地方,廚師會先在碗中放入作料,再放麵,然後在上桌之前,已先替進食者調勻食物;日式沾麵說相似又不似,廚師煮好麵條之後,都會用凍水過冷河,之後讓食客一口一口地,把涼麵沾熱湯進食。

視乎心情和口味,不同時候,湯麵和乾拌麵都有可取,差勁的是遇上不夠乾的乾拌麵。


麵煮好之後下碗之時若不夠乾身,碗底便會積水,沖淡作料,也令進食麵條時口感大遜,是個大忌,但可惜,偏偏經常遇到。

把煮好的麵條先擱下來或甚至掛起來,吹乾一會,當然也是個方法,但通常都會弄得過乾,麵條變成硬身。從前王道的做法,就只是靠煮麵師傅在笊籬上拋高幾下及用筷子把麵撥散,最後用腕力一頓,麵條間的水份便可以適度地瀝乾了,當然,那連串動作要做到效果,還是要經過不斷的練習。

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文字包裝


一向認為 Facebook 是專長於───並只是專長於───處理「當下」的一種工具,要在這平台上搜尋昔日的留言記錄,尤其是特定的一句說話,相當困難。

有不少時候,用家貼到 Facebook 上的帖子,正正只是有感而發的一句說話,但是現在在系統的包裝功能下,那句話也會以大型方塊呈現,鮮艷顏色之上的白色文字十分搶眼,加上方塊也大、字型也大,本來只佔一行空間的帖子,所佔行數頓時多了廿倍。

這種處理,奪目有餘,但卻令到本來平和道來的文字,也像是帶著火氣大聲疾呼似的,卻是一弊。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走冰

有時外出進餐,不想喝熱飲,又想減低寒涼,便向食肆要求「走冰」,但常獲告知「做不到」或「盡量吧」,然後效果遠不令人滿意的居多。


小時候較多在家中自調飲品,是先以小量高溫水調開味粉,再加大量低溫水至八九成滿,最後加入冰塊製冷的,所以總是不明白為何不能免除加入冰塊一環,直至有次幫趁「土司工坊」,近距離看著店員製作凍飲,才明白所以。

原來食肆的凍飲冰塊並非如我家中後下的,而是先在杯中放入冰塊,再把熱飲倒入,溶解部份冰塊而成凍飲。如要「走冰」,熱飲和冰塊的比例便要「剛剛好」,若冰塊太少熱飲便不夠冷卻,冰塊太多則熱飲不足以完全溶解,並不是十分輕易便可成功。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輕心之嫌


復活節公眾假期前後,香港有多宗觸目的交通意外;非如我在一開始聽到消息時所想,是「假期司機」引致,反而涉事的不少是資深的職業司機。

令我不禁想:會否是因為假期少了道路使用者,路面相對空曠,反而叫人容易掉以輕心?

又再記起一段「老夫子」漫畫,老夫子認為在一望無際的沙漠上,路上一塊突兀外露的大石反而可能被人忽略,把人絆倒,事後觀察,果然如此,很具哲理。

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手指癢?

有種新生事物,不知如何稱呼,不過幸好在網上以「手指」作關鍵字搜尋,也並不難找,因為網上的相關資訊實在太多了。

可能還有其它的名字吧?我找到的資料,叫它作「指尖陀螺」或「手指陀螺」(Hand Spinner)。

很多人在談電話時,不是拿電話的手總要找些動作來做,往往手執著筆在紙上塗,卻不是寫任何有意思的內容,可能只是在畫一個線條簡單的圖案,重複又重複,畫了一個又一個。又有不少人即使不會拿筆,手指也要弄這弄那的,否則便會感到不自在,混身不安。

───於是便有了「指尖陀螺」的出現,可以一手掌握的大小,配合不同的人在不同時候不同的手指想作些什麼不同的動作,讓他們撥撥推推捏捏的,發洩一下。


手提電話橫行,又多了些新現象:當與朋友談話時,朋友可能一面對答,一面低頭望著手機屏幕,手指在屏幕上不住動作,卻不是在觀看什麼或是操作什麼,只是把幕屏畫面在一定範圍內撥上撥落。這動作作用全無,不過那些人就是如此望著屏幕,也不願抬頭看你一眼。

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

信箱專欄

多謝漫畫家戇男兄答允借用他在 Facebook 上分享的這張相片。


據知這個專欄是虛構出來的,刻意惡搞,所以什麼「徵求」啊「出讓」啊什麼的,都並無其事;而上面那個「戇男信箱」也是假的,並不是真的在回答什麼讀者來信。───但也正因為這個「信箱」是刻意製作出來的,所以反而同一時間包括了很多當時真實「信箱」中的典型問題。

那年代的香港漫畫,常包括有信箱專欄,除了可以讓作者和讀者有所互動,大概也不無趁機減省繪畫的時間。除非像上述例子般,作者刻意開玩笑,否則,真有讀者去信,作者亦真會作答。───至少我們作為讀者,一直深信如此。( 所謂「連人帶話一齊來」,作者回答信件和他們在作品中所用文字風格是否統一,不容易騙到人。 )

昔日沒有像互聯網如此方便的溝通平台,讀者對作者的了解不多,但又很感興趣,所以常會去信詢問作者他們的個人資籵:真名是什麼?家住何區?什麼生肖?什麼星座?已結婚未?妻子何名?子女若干?嗜好興趣是什麼?等等等等。

有時會提出關於作品的問題:過去的情節、將來的發展、個人建議,等等等等。記得有某個時期,黃玉郎的「龍虎門」書中信箱,讀者常詢問過去某些期數的書名是什麼,不知有什麼用處?

也有向作者索取畫作的。成本最低的做法,是要求在信箱插圖中繪畫某一角色,通常作者都肯照辦;也有向作者要求親筆畫或親筆畫之影印副本 ( 當時叫「印晝」) 的,涉及成本較重,也較費時,作者未必答應。見過有讀者要求作者送贈鋼筆筆咀,或是日本版的漫畫書,這些安排成本更高,作者不是為催谷書本銷量,應等閒不會接受吧。

有時見到一些問題,感到已經是想無可想而硬要繼續提出的問題,例如問作者自己的字體值多少分之類。不是說笑,這樣的問題,也並不十分罕見的。

至於附圖中最後的問題,讀者視全個信箱都用作回答自己問題的「獨霸信箱」情況為光榮,不是現在重溫舊物,都記不起曾有過這麼一種事了。

2017年4月14日 星期五

BB 食檸檬


我們吃辣的東西,有時會亂抓頭髮,有時會團團轉狂踏地,似乎可以藉此發洩一下體內的辣意。這些到底是我們長大了才擁有的「知識」,還是與生俱來的「天賦」呢?

在網上可以看到些名為「Babies Eating Lemons for the First Time Compilation」的短片 ( 雖然它們有的並不很短 ) ,並有逐年的精選,從中可以看到很多「首食檸檬的嬰兒」場面,各式各樣,很是趣怪。這裡選擇的,是只幾分鐘的版本,僅作參考。

大人吃酸的東西時,會被酸得面容扭曲,會被酸得全身發顫,見短片中的嬰孩也有相同的反應,可見原來那些反應果然是天生的。不知有否那麼殘酷的「實驗」,是拿嬰兒來測試首次吃辣的反應?

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阿 Q 精神」?看「山海逆戰」封面「崩壞」事件

邱福龍的「山海逆戰」通常每期都有兩個版本,一個可看到草稿效果,另一個是彩色完成稿的效果。

最近出版的一期,不少網友都認為草稿版本更佳,著色之後,美感反而差了。我亦有同感,甚至在乍看到上色版時,被嚇了一跳。

 

完整的繪畫過程,一般先以鉛筆畫出草稿,再在草稿上以墨水畫上黑白稿,然後便在黑白稿之上加上顏色;就算同一個人多次畫同一圖案或簽同一個名,也難以統一,何況要多次用不同筆觸的工具繪畫同一張畫?所以草稿、黑白稿、彩稿經常帶給觀賞者不同的感覺,不同觀賞者各有所好,只不過在今次事例中,大家的喜好比較一面倒而已。

倒是沒有想過會有那麼大的迴響。可能算是「阿 Q 精神」,但想想,有很多讀者作負面的評語,是否比市場完全沒有反應好?

2017年4月12日 星期三

新的舊筆


因為臨時有需要,到書店去要買一枝藍墨水的筆,忽然見到圖中的這款紅/藍兩色原子筆,試了試,覺得也算流暢好用,便買下來了,價錢 HK$ 4。

差不多時期長大的 Blog 友應該也猜到,當中存在一定的懷舊情意結吧。

從前的是「斑馬牌」原子筆,今天的牌子是「AOPO」,兩者有無相關,我不知道;從前是木製的筆桿,現在是膠製的,而且筆頭的形狀也不盡相同。

但就像是老朋友,數十年不見,重遇上,細看起來有很多變化,但反而第一眼粗略看到時,便認出來了。

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從電影行業到漫畫行業


第 36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剛結束,在 YouTube 上零碎地看了一些表演/頒獎/得獎片段,覺得設計及製作十分認真,娛樂性很豐富。

理論上,拍一部電影所要涉及的人力和財力應遠較畫一本漫畫書更大,自資拍片後可以公映,遠較自資出漫畫後可以公開發售困難,但電影界可看到明天的希望,香港漫畫行業的前景卻很黯淡。

現在的情況是,在電影界別,看的人、拍的人,都有相當年輕的,而在港漫界別,看的人、畫的人,都缺乏新血。

所謂「殺頭生意有人做,蝕本生意沒人做」,回想昔日在香港的小說及漫畫興盛之時,有那麼多人肯寫和畫、那麼多人肯出版,都因為有「市場」;世界上,想聽故事的人連綿不絕,但這不足以構成市場,而是要令人重新有回「透過小說方式聽故事」和「透過漫畫方式聽故事」的興趣和習慣。

在有了「需求」、「市場」後,參與者眾,即使質素良莠不齊,也可令行業存活下去,有改善的可能;若根本「需求」、「市場」不再,那麼一個行業是否仍需要存在,也很成疑問了。

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談「風雲 5D」的評論

Blog 友不必怕我劇透內容,因為我也根本未有觀看有關歌劇,只是就網上的一些反應,寫點感想而已。

知道有「風雲 5D 音樂劇」,是早在多個月之前,上海老友託我代購門票;之後便是在網上看到網友陸續分享的點滴。節目推出前,已有「口碑」───或「口誅」,所見主要是針對角色的挑選,把舞台版的演員和電影版的演員作比較。


我一直不明這種見解,因為以我有限的觀看現場表演經驗得出的印象,通常都是很難看得清演出者面容的,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常常要依靠很多肢體動作,以讓觀眾遠距離也可明瞭他們要傳達的訊息,當舞台演員轉演電視劇或電影時,常會被批評動作太誇張。

又想起看過一段新聞,有位長者在舞台上擅長扮演少女一角 ( 好像是「西廂記」的紅娘? ),十分出色,演出之時,觀眾每每便忘卻演者的原本年齡。

「風雲 5D」據說影音等特技效果也做得不錯,這方面,我沒看過便不置評了。我其實連何謂「5D」也不知道。

2017年4月9日 星期日

吝嗇電視台

現在都不大記得電視節目的播映時間了,因為主要都是靠看網上重溫,所以節目首播的時間,反而並不重要。

曾幾何時,「無線電視」十分豪爽,許多節目都有很長的「重溫期」,例如「兄弟幫」,記得在播出至 1000 多集時,我還可以找回多個月前的片段來看的;這「重溫期」越縮越短,近期更甚。


我也有重溫「兄弟幫」的習慣,但令我留意到問題的,反而是另一節目「搵食飯團」,因為最近一次我上去搜尋舊集數時,發現根本不必搜尋,因為可供重溫的,只有最新一集;而且那一集的供賞期,當時也還只有七天!

現在電視台竟然吝嗇至此?若是錯過了某些精彩題目,聽到朋友推介時再想去重溫,也許都已經趕不及了!如此安排,差勁之至,對節目推廣,更是不利。


後記:原因應該找到了,不過吝嗇的感覺依舊。


2017年4月8日 星期六

手卷之謎

日本的手卷,混著醋的米飯團呈圓椎形,中間包裹著伴菜,外面包一塊紫菜;若不是現食的,細心的食肆會先不會讓紫菜和醋飯接觸,以免濕氣把紫菜弄軟,影響進食時的口感。


為保持紫菜乾爽,不論是在高質食肆買到的外賣手卷,或是在便利店買到的貨色,通常會用薄膠紙包著,上面且有看來嚴謹又仔細的指示。

紫菜的包裝膠紙有文字/符號/線條,又在某些地方有切痕可以撕開,應該是在設計時已經有精確的計算,可以在不弄散完整飯團的情況下,把紫菜漂漂亮亮、服服貼貼地包著飯團,但至今,十分失禮,從來,我都沒有一次,能處理得乾脆的。

實不知處理紫菜用膠紙包著的手卷程序應該如何,才是正確。

2017年4月7日 星期五

黃易去矣!


小說作家黃易去世,終年 65 歲。

施仁毅兄數了幾位年內離世了的文藝創作名家,我替他補充了一位;數出來的幾位,我只與一位相識,其他的僅是認識,仁哥與他們都相識,自然更為感慨。

初知道黃易,是因為喜歡看奇情小說,所以由「月神」開始,陸續看完了他的「凌渡宇系列」;又在同時,看了他的三期完「破碎虛空」。這些都是他的「初出道作品」,偏偏後來他的那些公認的「代表作」我卻沒看。

已經是「尋秦記」成為名著之後的事了,我在公共圖書館看到本一冊完的「尋秦記」全集,便借了回家,打算欣賞一番,誰知看了一版內容未完,莫名已經感到看不下去,最後,把書原封不動歸還了。

黃易的歷史武俠小說巨著,實在是不合我個人口味,但像他如此有能力寫、作品有讀者追捧而又一直在寫的作家,現今已不多了,所以他的離去,我也感到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