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早幾天寫的網誌,用過一個「掠」字。

每當一隻小鳥或什麼在眼前飛掠而過,就只是看到那麼一個動作,腦海中便會立即出現兩句話:「棒迴掠地施妙手,橫打雙獒莫回頭。」───對的,就是金庸在武俠小說寫過的「打狗棒法」口訣中的兩句。鮮有例外。

我看的第一套金庸小說,便是「射雕英雄傳」,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偏偏就是這兩句話,便入了骨。

就算在同一書中,金庸也寫了其它的口訣,如「狗急跳牆如何打?快擊狗臀劈狗尾」,總也不如之前兩句記得那麼清楚。

也許是順口加上押韻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