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

信箱專欄

多謝漫畫家戇男兄答允借用他在 Facebook 上分享的這張相片。


據知這個專欄是虛構出來的,刻意惡搞,所以什麼「徵求」啊「出讓」啊什麼的,都並無其事;而上面那個「戇男信箱」也是假的,並不是真的在回答什麼讀者來信。───但也正因為這個「信箱」是刻意製作出來的,所以反而同一時間包括了很多當時真實「信箱」中的典型問題。

那年代的香港漫畫,常包括有信箱專欄,除了可以讓作者和讀者有所互動,大概也不無趁機減省繪畫的時間。除非像上述例子般,作者刻意開玩笑,否則,真有讀者去信,作者亦真會作答。───至少我們作為讀者,一直深信如此。( 所謂「連人帶話一齊來」,作者回答信件和他們在作品中所用文字風格是否統一,不容易騙到人。 )

昔日沒有像互聯網如此方便的溝通平台,讀者對作者的了解不多,但又很感興趣,所以常會去信詢問作者他們的個人資籵:真名是什麼?家住何區?什麼生肖?什麼星座?已結婚未?妻子何名?子女若干?嗜好興趣是什麼?等等等等。

有時會提出關於作品的問題:過去的情節、將來的發展、個人建議,等等等等。記得有某個時期,黃玉郎的「龍虎門」書中信箱,讀者常詢問過去某些期數的書名是什麼,不知有什麼用處?

也有向作者索取畫作的。成本最低的做法,是要求在信箱插圖中繪畫某一角色,通常作者都肯照辦;也有向作者要求親筆畫或親筆畫之影印副本 ( 當時叫「印晝」) 的,涉及成本較重,也較費時,作者未必答應。見過有讀者要求作者送贈鋼筆筆咀,或是日本版的漫畫書,這些安排成本更高,作者不是為催谷書本銷量,應等閒不會接受吧。

有時見到一些問題,感到已經是想無可想而硬要繼續提出的問題,例如問作者自己的字體值多少分之類。不是說笑,這樣的問題,也並不十分罕見的。

至於附圖中最後的問題,讀者視全個信箱都用作回答自己問題的「獨霸信箱」情況為光榮,不是現在重溫舊物,都記不起曾有過這麼一種事了。